长三角议事厅|从玉溪看西南地区生物医药产业技术合作特征

发布时间:2022-08-14 11:16:42 来源:火狐官网登录 作者:火狐电竞直播

  目前,中国已基本形成环渤海、长三角、成渝、珠三角及中部地区五大医药产业城市群。中部地区(以重庆、武汉为主)依托长江经济带的规划利好,着力打造全周期健康产业链。在中部头部城市的带动下,“十四五”期间,西南地区一些城市也将在生物医药产业上发力。

  “十四五”期间,云南将聚焦生物技术药、现代中药、健康产品三大重点领域,打造国内一流的生物疫苗和现代中药研发生产基地、国内最优质的天然药物和健康产品原料基地、面向南亚东南亚的生物医药商贸基地,形成在全国有重要影响力的产业集聚区,实现云南生物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

  位于云南中部的玉溪市,把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产业培育成为高技术领域的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增长极。2021年玉溪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产业实现营业收入121.5亿元,同比增51.69%。玉溪现有生物医药企业33户,课题组分别于2021年9月和11月、2022年2月通过实地走访、发放问卷等方式,针对玉溪生物医药企业技术创新合作情况调研了16户企业,经过梳理发现玉溪生物医药产业技术创新合作呈现出如下四大特征:

  根据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0.25%的受访企业认为自身拥有非常强大且非常多的合作创新伙伴,且包括了科研院所、大学、供应商、客户、母公司/子公司、行业协会/产业联盟以及同行企业等多种类型,其中科研院所(4.63)、大学(4.44)、供应商(4.31)位列前三名。这些合作创新伙伴主要分布在云南省内(4.19),如西南林业大学、昆明理工大学、昆明医科大学以及云南白药等,除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之外,厦门大学等国内其他城市的大学或科研机构也是玉溪生物医药企业合作的重要伙伴,而玉溪市内及国外的机构合作较少,这可能是因为玉溪市内科技创新资源与产业融合度不高以及产品的市场国际化程度不高。图1 玉溪生物医药企业合作创新伙伴类型注:该题项为多选排序题,数值为综合得分平均分。下同。

  从选择合作创新伙伴渠道来看,玉溪生物医药企业主要通过展会/研讨会(5.31)、行业协会(5.13)、政府管理部门(5.00)等渠道与合作伙伴建立创新网络,课题组在实地调研中也发现,有企业反映通过参加行业内的展览会或技术研讨会,很容易获取到创新信息,并寻找到合适的合作创新伙伴,同时政府搭建的招商引资对接会等平台也提供了较好的渠道。也有企业反映,行业协会或产业联盟也是重要渠道之一,但目前玉溪的产业联盟、行业协会还较为缺乏,他们主要通过外部的协会寻找到合作伙伴。此外,玉溪生物医药企业寻找合作伙伴创新的主要目的在于攻克技术难关(4.63)和提升企业竞争力(4.63),而对于申请专利(1.00)等要求不高,这可能与现有很多专利难以转化成经济效益密切相关。图3 玉溪生物医药企业选择合作创新伙伴渠道

  企业均高度重视研发经费与人员投入,且合作创新成效受制于市场潜力与合作伙伴的技术创新能力

  在合作创新过程中,玉溪生物医药企业投入主要包括研发经费、研发人员、提高资源利用率或节能降耗投入、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投入以及与现有合作伙伴维护人际关系投入等,其中研发经费和研发人员投入较多,超过50%的企业认为自身在这两个方面的投入为较多或很多。在实地调研过程中发现,研发经费和研发人员投入也是对开发新产品、技术创新能力提升具有重要作用。此外,根据受访企业反映,玉溪生物医药企业合作成效主要受制于市场潜力、合作伙伴的技术创新能力、合作研发成果利益分配机制以及合作伙伴的价值观与企业文化因素等,均超过75%的企业认为这四个因素起到了较好的作用,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创新伙伴空间距离、创新伙伴的规模等作用有限。图5 玉溪生物医药企业合作创新研发经费投入

  不少企业在受访中反映,生物医药行业前期研发投入较大,且经济效益显现较慢,因此成为其难以创新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从问卷调查结果也可看出,大多企业认为(6.13)、政策扶持(5.88)、产学研合作难度大(5.00)以及技术市场不健全(4.13)等因素严重制约了其创新发展。激励机制不健全(3.63)、缺乏专业技术人才(2.13)、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1.19)、企业管理水平不够(0.69)等对玉溪生物医药产业创新发展也具有一定制约作用。此外,玉溪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空间布局相对分散,嘉和与沃森初步实现了“研发在上海,生产在玉溪”的模式,而其他企业受制于研发资金、企业规模、技术创新以及市场潜力等因素的限制尚未形成这一模式,还有一些企业认为自身拥有创新发展、生产产品扩张的能力,但发展空间有限,难以扩大生产规模。图7 玉溪生物医药企业合作创新发展制约因素

  一是发挥政府引导作用,重视在国内一线城市和云南省内寻找创新合作伙伴。建议围绕生物技术药、中药、天然健康产品、医疗器械等玉溪生物医药产业重点领域,与上海、北京、深圳、广州等国内一线城市以及昆明等云南省内城市的生物医药科研机构、高校建立合作研发网络,并借助于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云南分中心、金砖国家技术转移中心等科研成果转化平台,推动合作研发成果转化成为经济效益。同时,建议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基于生物医药的重点行业,如玉溪疫苗、单抗、中药等,建立产业联盟或行业协会,定期组织产品展览会或行业技术研讨会,为企业寻找到合适的创新伙伴搭建平台。

  二是建立产业发展基金和柔性引才机制,加大对企业创新合作研发投入力度。建议由政府牵头联合企业、公益组织等设立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基金,针对创新潜力高、发展前景好的生物医药企业在研发环节进行定向支持,同时建立好利益分配机制,确保参与合作创新各类主体的利益。此外,针对人才不足等问题,建议建立柔性人才机制,秉承“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原则,在全国范围内聘用疫苗、单抗、中药、民族药等产品研发人才和技术带头人,通过在发达城市设立人才工作室、研发中心等方式破解人才匮乏的难题。同时,还应注重提高现有生物医药企业土地利用效率,合理布局产业,推动产业集聚向产业集群转变,破解发展空间受限弊端。

  总体而言,中国西南地区原料药资源丰富,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基础扎实,玉溪是中国西南地区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典型代表。在走访调研中很多企业也反映,整个西南地区生物医药产业技术创新合作均呈现出在本省域范围内寻找合作伙伴、多以联合攻克生物制药技术难关为目标、研发资金不足以及合作平台不多等共性特征。因此,建立政府引导机制、组建产业联盟以及建立产业发展基金和柔性引才机制不仅仅适用于玉溪,也对西南地区其他城市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作者曹贤忠系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副教授;曾刚系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易臻真系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长三角议事厅”专栏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社会科学创新基地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研究中心和澎湃研究所共同发起。解读长三角一体化最新政策,提供一线调研报告,呈现务实政策建议。(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